雷锋在鞍钢的日子

时间:2020-9-6 作者:小声故事网

  鞍钢位于辽宁省鞍山市,全称“鞍山钢铁公司”,是新中国最早建成的钢铁工业基地之一,厂矿和城市同步建设,虽然行政隶属不同,但是人们习惯的把二者混为一谈,渐渐地,也就没有人去区分其中的细节了。

  雷锋他们乘坐的火车缓缓地开进了鞍山车站,这就相当于开进了鞍钢的大门。高大的厂房、高耸的烟囱和四通八达的运输线路扑面而来,雷锋不禁赞叹:鞍钢可真大呀!

  下了火车,安置好行李之后,领导安排新来的工人参观钢厂。首先是炼钢厂,走在铁水奔流的火炉旁边,与挥汗如雨的炼钢工人近距离地接触,雷锋的心情非常激动。

  他走到一位正在对铁水检测温度和成色的领班师傅面前,谦虚地问:“请问学会炼钢要多长时间?”领班师傅不答反而笑道:“怎么,小伙子,你打算到我们炼钢车间来?”雷锋回答说:“我争取来,但是要看领导的安排。”师傅哈哈大笑说:“好!我们欢迎你!”

  接下来参观的是鞍钢化工总厂。只听厂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,各种运料汽车、运煤火车,在其中穿行,运行中的发电机、推土机、传送带等等,以及不断拉响的汽笛,形成一曲美妙动听的交响乐。

  穿过厂房,来到煤常正巧一列运煤的火车隆隆地开进来,一辆翻车机很快地开到其中一节车皮上,整车的煤哗啦一声就被卸得干干净净。随后开过来几辆推土机,如巨大的铁锹一般,就把卸下的煤推到吊车下,吊车然后把煤送到配煤车间……一系列的程序如行云流水,把大家都惊呆了,他们不仅感慨!现代化的工业就是了不起!工人阶级就是了不起!

  参观完钢厂的第二天,雷锋和杨华等20多个年轻人被分到化工总厂洗煤车间。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分到炼钢车间。车间主任是于明谦。于明谦简单地了解了大家的情况,同时也把车间的情况介绍给大家。然后,他让新来的年轻人谈谈他们的想法和要求。

  雷锋直率地说:“我是来炼钢的,当时在填表的时候就表明了志愿,为什么会分我到洗煤车间来?”

  于明谦对雷锋的这种莽撞并不生气,相反很喜欢他的直率。他亲昵地拍了拍雷锋的肩膀,向雷锋解释了这样分配的原因。原来,炼钢的过程非常复杂,如果没有洗煤车间,不能及时地把大量的煤炼成焦,炼铁厂就没有充足的燃料,那么炼钢也就是空谈了。

  雷锋想明白了于主任的话,联想起昨天看到卸煤的精密的流水线,对已经安排的工作也就欣然接受了。

  临近岁末,生产任务十分紧张。这时推土机作业班因为缺少司机,严重影响了车间供煤。煤场白明利主任要求洗煤车间选送一名青工,条件是思想好、身体棒,懂技术。技术不熟练也没关系,可以来了边学边干。于明谦主任接到电话后,当即就把雷锋送了过去。

  白明利虽然事先知道雷锋的经历,觉得他勉强还行。

  可一见到本人,不免想反悔了,因为雷锋看起来太单薄了!煤场的那几台推土机并不好摆弄。于明谦见白明利犹豫不决,极力向他保证雷锋能行,雷锋也马上表态:“请白主任放心,我一定会在最快的时间内掌握技术。”白明利勉强收下了雷锋,他想:“大不了以后我当个‘保姆’。”

  就这样,雷锋进入推土机作业,仍然是学徒的身份,但是月工资只有22元,比在农场开拖拉机时整整少了10元。然而,雷锋并不是冲着钱来的,他为的是“1080”——1958年全国钢铁总产量的奋斗目标。白明利说:“钢铁是炼出来的,不是说出来的,看你的表现吧。”

  第一次见到c-80推土机,雷锋的确有些吃惊,它比农场的拖拉机要大的多。面对这个庞然大物,雷锋只有一句话:“征服它!”他一头扎进驾驶室,开始摆弄起那些操纵杆来。

  由于雷锋个头较小,远远看来,坐在c-80巨大的驾驶舱里就像个小孩子,刚来上班的李长义师傅还以为是哪个孩子又调皮,钻到了驾驶室。他老远就开始喊:“下来,快下来,听到了没有!”

  “你是哪家的孩子?不好好上学跑这里来淘气?”李长义一脸怒容。

  雷锋不好意思地低着头说:“您是李师傅吧?我是新来的跟您学开推土机的雷锋。”

  李长义打量着眼这个大小孩,半天没有言语。雷锋等了半天,率先打破了这种僵局。诚心诚意地向师傅说明是组织上安排他来学推土机,自己也很诚恳地想拜李师傅为师。软磨硬泡了半天,雷锋又是央求,又是下决心,最后还签署了一年的“包教包会合同”,李师傅才勉强答应收下他这个徒弟。

  雷锋从此一心扑在了c-80上。他早出晚归,虚心求教,勤奋练习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单独驾车作业了。

  但是因为c-80体积较大,机身高,雷锋个头又比一般人矮,因此在操作上遇到很多困难。坐着开吧,他看不到前面工作的大铲子;可如果站起来开,机器一颠簸(diānbǒ)脑袋就会碰着车顶。为了不影响工作的质量,他常常是猫着腰在驾驶室操作。一个班八小时干下来,他腰酸背疼,脖子发硬。白明利主任见他实在是吃力,就想给他换台小型的机车,找到李长义师傅商量,李师傅本有心给他换车,但碍于是自己的学生,不好说。这下有白主任提出,他也就顺势同意了。不想,雷锋却犟上了,他怎么都不肯换车,说这点困难自己能坚持。

  那年冬天天气异常寒冷,雪大风大。地面湿滑,能见度差,这给推土机的使用带来了极大的不便。稍有不慎,出点意外和事故都是巨大的损失。鉴于此,雷锋一次又一次地从车上跳下来充当临时的“交通警察”,指挥推土机和吊车按秩序工作,保证安全作业。雷锋头戴着蓝布棉帽。在风雪中站久了,嘴里的热气在帽耳周围结成了一圈白霜。工间休息时间,师傅心疼他叫他进屋烤烤火,暖和暖和。他却说不用,上车坐坐就行了,在车上他就忙着捣鼓这捣鼓那,怕天太冷发动机冻着了机器无法启动,根本就没休息时间。师傅看他手都冻得像红萝卜一样,还在忙来忙去的,就走过去硬是把他替下,他这才放心地走开。

  但是并没有进屋歇着,又拿起他的小红旗,去做“交通警察”了。

  时间越久,李长义师傅接触他越多,越来越觉得这个小伙子不简单。当初怕他受不了苦,不愿收他做徒弟,实在是看走了眼埃看他现在无论大事小事,事事操心,有些细节比师父想得还周到些,心中很是欣慰。

  后来车间于主任、煤场白主任曾经和李师傅聚在一起,于明谦对白明利说:“当初你不愿要他,我们现在把他领走咋样?”白明利呵呵一笑,转而对李长义说:“当初你也不想收这个徒弟,我给你换一个如何?”李长义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我可是跟他签过合同的,你们要是敢撕毁合同,我就去告你们!”三个人相对哈哈大笑。

  第二年的春天,鞍钢对各厂学徒进行了一次技术考核(hé),雷锋顺利通过,取得了“冶金工业部鞍山钢铁公司安全操作允许证”编号是4819号。

声明:本文内容采集自互联网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phpnote1008@g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