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泽东给儿子的家书

时间:2020-9-5 作者:小声故事网

  失散十几年,才有了父子之间的第一封信。即使团聚,也多是书信沟通。分别近二十年,他向毛岸英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是换上自己的旧棉衣棉裤,变成“土八路”。得知毛岸英牺牲的消息后,毛泽东强忍丧子之痛,缓缓地说:“谁让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呢!”

  1936年,毛泽东刚刚经历了艰苦卓绝的两万五千里长征,他和贺子珍生育的几个孩子不是失散,就是夭折。而在此时的上海,地下党组织终于找到了流浪整整5年的毛岸英兄弟俩。但是他们却没能立即与父亲团聚。第二年,在张学良的一位部下的护送下,他们到了苏联,进入了当时专门收留共产国际领导人子女的“国际儿童院”。

  第一封信(1938年3月4日)

  亲爱的岸英、岸青:

  时常想念你们,知道你们的情形尚好,有进步,并接到了你们的照片,十分的欢喜。也希望你们写信给我,我是盼望你们的来信啊!祝你们健康,愉快,与进步!

  1938年3月4日,毛泽东在延安的窑洞里,给两个儿子写下了父子间的第一封信。在此之前,他刚刚收到从苏联送来的两个儿子的照片:14岁的毛岸英和13岁的毛岸青。这是失散十多年后,毛泽东第一次知道他们的下落。

  第二封信(1939年8月26日)

  岸英、岸青二儿:

  你们上次信收到了,十分欢喜!你们近来好否!有进步否?我还好,也看了一点书,但不多,心里觉得很不满足,不如你们是专门学习的时候。为你们及所有小同志,托林伯渠老同志买了一批书,寄给你们,不知收到否?来信告我,下次再写。祝你们发展、向上、愉快!

  毛泽东托时任中国共产党驻西安代表林伯渠买了一批书给毛岸英、毛岸青。可惜因战乱,这批书寄丢了。

  第三封信(1941年1月31日)

  岸英、岸青二儿:

  很早以前,接到岸英的长信,岸青的信,岸英寄来的照片本,单张相片,并且是几次的信与照片,我都未复,很对你们不起,知你们悬念。

  你们长进了,很欢喜的。岸英文理通顺,字也写得不坏,有进取的志气,是很好的。惟有一事向你建议,趁着年纪尚轻,多向自然科学学习,少谈些政治……总之注意科学,只有科学是真学问,将来用处无穷。人家恭维你抬举你,这有一样好处,就是鼓励你上进;但有一样坏处,就是易长自满之气,得意忘形,有不知脚踏实地、实事求是的危险……总之我欢喜你们,望你们更好。

  岸英要我写诗,我一点诗兴也没有,因此写不出。关于寄书,前年我托西安林伯渠老同志寄了一大堆给你们少年集团,听说没有收到,真是可惜。现再酌检一点寄上,大批的待后。

  我的身体今年差些,自己不满意自己;读书也少,因为颇忙。你们情形如何?甚以为念。

  1941年,毛泽东给儿子写了一封长信:“惟有一事向你们建议,趁着年纪尚轻,多向自然科学学习,少谈些政治”。这是毛泽东对青年毛岸英和毛岸青的要求。

  为了让这些革命的后代学到更多的知识,毛泽东几次托人买书送往苏联。这次他又亲自挑选了21种不同类别的60本书,既有哲学、经济、历史书,又有古典文学和武侠小说,并注明:“这些书赠给岸英、岸青,并与各小同志共之,由林彪同志转交你们。”

  毛泽东随信附了一张书单,并注明了册数。《高中外国史》、《高中本国史》、《中国经济地理》和《中国历史教程》,可用来补充他们只读苏联教科书的不足,《大众哲学》是书单中唯一的一本政治类书,毛泽东对艾思奇的这本著作曾反复读过,并和作者当面讨论过,认为写得通俗易懂,有利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普及。古典文学和历史小说在这份书单中占有很大比重,也是意料之中的。因为毛泽东自己从青少年时代起就十分喜爱读这些书。

  除此之外,毛泽东还寄出了好几部武侠小说。《小五义》、《续小五义》讲的是“七侠五义”后代的故事。《峨嵋剑侠传》类似著名武侠作家还珠楼主写的《蜀山剑侠传》。《侠义江湖》不知是否是平江不肖生的《江湖奇侠传》或《侠义英雄传》?现在风行的金庸、梁羽生、古龙等新派武侠,均源于这些武侠小说。而毛泽东的文化性格,正是充满浪漫气息和英雄气概的。

  还有两封信是在解放战争期间写的。1945年10月后毛泽东身体状况欠佳,并急剧恶化。斯大林派两名医生到延安给毛泽东治病。毛岸英精通俄语,所以陪同他们。临行前斯大林接见了他,并把一支刻有名字的手枪赠给毛岸英留作纪念。那时,毛岸英已是苏军上尉。

  第四封信是(1947年9月12日)

  岸英儿:

  别后,晋西北一信,平山一信,均已收到。看你的信,你在进步中,甚为喜慰。永寿这个孩子有很大进步,他的信写得很好。复他一信,请你译成外国语,连同原文,托便带去。我们在此很好,我的身体比在延安要好得多,主要是脑子休息了。你要看历史小说,明清两朝人写得笔记小说(明以前笔记不必多看),可托周扬同志设法,或能找到一些。我这里打了胜仗,打得敌人很怕我们。问你好!

  毛岸英归国后,被安排在中共中央宣传部工作,和其他同志相比,他显得非常“洋气”:他懂俄语、英语、德语,平时爱穿苏军呢子制服和马靴,而且交谊舞也跳得不错,为人处世有些不拘小节。由于在苏联生活了近十年,因此对祖国了解不多,中文也说得不太利索。

  毛泽东——这位出身农家的父亲,用各种方式,引导岸英继续保留农民子弟的传统美德和生活方式。他向分别近20年的岸英提出的第一条要求,就是换上父亲的旧棉衣和旧棉裤,从“洋学生”变成“土八路”。

  毛泽东的衣服又大又肥,毛岸英很瘦,穿得不合适,毛泽东家的服务员说帮着改改,穿着好看一点。毛岸英说不用麻烦了。

  回来没几天,毛泽东就让毛岸英下乡劳动,跟着农民一起吃住生活。刚刚团聚的父子又开始了以书信沟通的生活。

  毛岸英明白父亲的心思,诚恳地说:“我离开中国这么久,在苏联也主要是在学校生活,中国农村我不熟悉,我愿意向农民学习。”

  在小山村中,毛岸英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,向老农学习农活技术,并向农民了解农村情况。一个多月后,毛岸英回来了,毛泽东一看,乐了:“好哇,白胖子变成了黑胖子。”并摸着儿子长满茧子的手说:“这就是你在劳动大学的毕业证书。”

  第五封信(1947年10月8日)

  岸英:

  告诉你永寿回来了,到了哈尔滨。要进中学学中文,我已同意。这个孩子很久不见,很想看见他。你现在怎么样?工作还是学习?一个人无论学什么或作什么,只要有热情,有恒心,不要那种无着落的与人民利益不相符合的个人主义的虚荣心,总是会有进步的。你给李讷写信没有?她和我们距离已很近,时常有信有她的画寄来的,身体好。我和江青都好。我比上次写信时更好些。这里气候已颇凉,要穿棉衣了。再谈。问你好!

  1950年,抗美援朝战争爆发。毛泽东让新婚不久的毛岸英入朝参战,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俄语翻译和秘书。同年11月25日,毛岸英壮烈牺牲。毛泽东得知毛岸英牺牲的消息后,强忍丧子之痛,缓缓地说:“打仗总是要死人的。岸英是一个普通战士,不要因为是我的儿子,就当成一件大事。谁让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呢。”这是毛泽东一家为了中国的革命事业献出的第六位亲人。而作为一个父亲,他珍藏着毛岸英牺牲时的衣物长达二十年。

  毛泽东很关心次子毛岸青,甚至能知道毛岸青对刘思齐的妹妹邱华有好感。但是晚年,毛泽东却很少与这个唯一的儿子见面。因为一见到毛岸青,他自然会想起杨开慧和长子毛岸英,这是毛泽东最想回避的亲情苦累。伟人毕竟也有脆弱的一面,这种苦痛始终折磨着他。

  (综合摘编自《品读红色家书》、《毛泽东书信选集》;责编:魏小斐)

声明:本文内容采集自互联网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phpnote1008@g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